加强对未达刑事责任年龄涉罪未成年人教育矫治工作

全国政协委员韦震玲提出:

加强对未达刑事责任年龄涉罪未成年人教育矫治工作

□广西法治日报记者 甘敏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对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体系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作出部署,加强未成年人保护,解决低龄未成年人违法犯罪问题是其中一项重要任务。当前,全国人大常委会正在对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进行修订。全国政协委员、柳州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韦震玲建议,进一步完善专门教育制度的法律规定,加强对未达刑事责任年龄涉罪未成年人教育矫治工作。

  韦震玲委员认为,建立完善的专门教育制度,是当前落实好矫治罪错未成年人行为的最佳路径。根据现行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规定,专门教育只适用于有严重不良行为的未成年人,入校程序采取监护人或者原学校申请,教育部门审批的“三自愿”模式。而这一模式导致了因对专门学校定位认识不一致,专门学校招生难,专门教育持续萎缩等问题。一些有严重不良行为的未成年人、未达刑事责任年龄未成年人、涉嫌轻微犯罪未成年人,家长管不了,普通学校难以矫治,又不能或不必进行刑事处罚,这种情况非常有必要交由兼具保护和强制属性,但又区别于刑罚执行部门的专门教育机构进行专门教育,需要进一步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健全完善相适应的专门学校教育机制。

  韦震玲委员建议,继续修改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修订草案,建立罪错未成年人分级干预制度,实现矫治的个别化和有效性。在修法中增加对未达刑事责任年龄涉罪未成年人矫治的相关规定。对未达刑事责任年龄涉罪未成年人教育矫治应当以司法干预为主,由具有强制性、专业性的专门学校进行专门教育,实现专门学校的法治化管理,加大教育矫治力度。明确专门学校的法律地位,合理确定专门学校的招生范围。规定专门学校是对罪错未成年人进行“提前干预,以教代刑”的专门场所。

  韦震玲委员建议,明确专门学校未成年人的转入和转出的责任主体和程序。一是未成年人的监护人可以自愿申请将未成年人送入专门学校,二是有关主管部门可以决定将有关未成年人强制送入专门学校。公安机关、检察院和法院在司法办案中可以决定或者向有关主管部门建议,将涉案未成年人送入专门学校。在转出方面,应当规定学生在专门学校学习的基本时限,根据其具体情况,经主管机关审批,也可以延长或者缩短学习时限。但在入校和延长期限前,必须由专业人员进行评估,确有必要的,才可以决定入校或者延长期限,防止工作的随意性。已经转化的,应当立即转出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