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法典草案审议,广西检察官有话说

民法典草案审议,广西检察官有话说

□广西法治日报记者  陈颖婕  特约记者  邓铁军

  5月22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草案)》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审议。民法典关系到每个人的切身利益,大至婚嫁、继承、收养等,小至物业服务、饲养动物等,都可以在这里找到依据。

  民法典草案提交审议,引起各界高度关注。5月25日,广西民事检察部门的检察官直抒胸臆,畅谈民法典草案。

  自治区人民检察院第六检察部主任庞昭认为,民法典的编纂和颁布将给司法工作者带来实际便利——它将为司法工作者解决“找法”的困惑提供更加便利的基础条件。换句话来说,业界推崇了十几年的“请求权基础法”审案方法终于有了落地实操的法典基础,“找法”变得更加容易。

  众所周知,办理案件的过程无非是认定事实与适用法律的过程。而法律的适用问题,因此前我国没有统一的民法典,所以要在浩如烟海的民事法律、法规、司法解释库中确定将要适用的具体的法律规定,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检察监督实践发现,“适用法律错误”在错案中占有较高的比例,产生这一现象的原因,没有统一民法典,“找法”困难导致适法错误是一个重要因素。

  将散布于各个部门的民事法律法规按照其关联性及一致性编纂成典,司法人员只需查询一部法典就可以快速、全面地找到具体案件所适用的法律条文,无需再像从前那样翻看各种不同的部门法,再做推测、判断、算计、权衡,最后才确定适用哪一些法律规定。现在有了法典,“找法”就容易多了。仅这一点而言,民法典编纂和发布,对司法工作者的助益是显而易见的。

  自治区检察院第六检察部副主任覃兴盛呼吁,法典化是一个国家法律体系完备成熟的体现,作为一名民事检察官,希望加强成文法的稳定性和权威性。

  民法的法典化编纂,不仅仅是个立法技术问题,更是国家政治经济社会生活的集中体现。我国改革开放的历程,正是市场经济确立的过程,也是民商事法律逐步完善的过程,我国市场取向的改革是渐进式的,对应的民商事立法也是渐进式的,也就是成熟一块制定一块。这样的好处是法律逐步适应社会经济发展的进程,但也有其短板,就是割裂了民商事法律内部体系的完整性,在司法实践当中,要不断地以司法解释的形式去填补、修正矛盾和冲突。

  自治区检察院第六检察部干部朱子聪从办案实践分析编纂民法典的重要性。他说,物权、合同、人格权、婚姻家庭、继承、侵权等领域,都是人民群众申请民事检察监督案件较为集中的,有关法律适用问题也较为复杂。民法典将这些领域独立成编并作出相应修改完善,将对民事检察工作产生直接而重要的现实影响。比如,民法典(草案)最大亮点就是人格权独立成编,突出了对公民人格权的保护,强调个人信息保护,这也是互联网时代的重大法律问题之一,加大了对隐私权和个人信息的保护力度。民法典(草案)还明确规定禁止放高利贷、明确夫妻共同债务范围、完善高空坠物治理规则、规定了“自甘风险”规则等。这些法律方面的问题是以往民事检察工作的重点,也必将是检察机关做好今后民事检察工作的努力方向。

  桂林市人民检察院第四检察部副主任于波介绍,在以前的单行法里,高利贷并不是明令禁止的,而是“不保护”,也有人认为禁止高利贷是一种对合同自由的限制。民法典(草案)第680条第一款规定,禁止高利放贷,借款的利率不得违反国家有关规定,对比原二审草案,增加和强调了禁止高利贷的规定。此项修改旨在维护正常金融秩序、解决民间资本突出问题,与检察机关现在打击“套路贷”、高利转贷、虚假诉讼等一系列关于民间借贷的专项行动高度契合,也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间借贷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明确禁止高利贷的规定是立法的重大进步。

  百色市人民检察院第五检察部副主任李秋莹认为,民法典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不断发展、完善与成熟的缩影,是百余年来中国民事立法的集大成者,是全面依法治国的标志性成就。草案中,不少条文实现了对原有民法理论的突破,也对一些争议较大但立法空缺的社会问题及时给予法律指引。例如,明确对于人体细胞、组织、器官和遗体的捐赠,自然人生前未表示不同意的,在其死亡后其配偶、成年子女、父母可以共同决定捐献,体现了民法对个体私权保护与人类共同利益发展的兼顾。